新用户注册

登录

账 号

密 码

联系我们
邮箱

极限运动大叔的通用航空梦

热度:2710
来源:2015/4/22 由 管理员 发表


53岁的车天发为驼峰通航变卖了原来的公司甚至房产,随着空域逐渐放开,他所创立的这家低空旅游公司能够迎来春天吗?

 

站在都江堰虹口乡高原河谷里,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五架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打破了山间的宁静。

 

随着引导员给出起飞口令,五架直升机一架接着一架呼啸而起。望着远去的直升机,四川驼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创始人车天发不禁在心里盘算,这么多天的飞行,到底得花多少钱。

 

驼峰通航自2011年开始筹建,2013年拿到运营合格审定,是四川省第一家发展空中游览项目的通用航空公司,去年参与《爸爸去哪儿》第二季第四站的拍摄令公司名声大噪。

 

“当时除了我们都江堰,云南云阳、四川峨眉山也找到《爸爸去哪儿》摄制组,后来他们看重我们能提供直升机把演员送到原始森林里,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我们。”车天发向《中国企业家》说。但是他也坦言,最初是政府希望提升虹口乡的旅游知名度找到了驼峰通航,由于整个节目里飞机是无偿赞助的,当初也不知道要用5架直升机前前后后飞一整周时间,其运营成本已上百万,当然事后宣传效果已经远远超过了这点投入。

 

车天发个子不高,聊天到兴奋处会瞪大眼睛挺直腰板,黝黑而结实的皮肤印证了他是一个狂热的极限运动爱好者。

 

“我从21岁开始玩摩托车,后来玩越野车,再后来玩动力伞,玩直升机是最近几年才有的事儿。”车天发对《中国企业家》说,“前几年特别流行打高尔夫,我玩过一次就再不玩了,高尔夫太缓了,得来点刺激的。”

 

1981年,对机械感兴趣的车天发就把哥哥的嘉陵摩托车拆拆装装,最远骑到了彭州的山区里。后来感觉摩托车毕竟暴露在室外,风吹雨打比较辛苦,便开始接触汽车,换了好几辆轿车之后觉得有必要搞一辆越野车。到了2003年,做钢结构生意赚了一笔钱的车天发终于有足够的时间来玩越野,于是他加入了成都的驼峰越野俱乐部。

 

“当时刚开始玩,一帮朋友也不懂,在都江堰的一个河滩地就直直的高速冲进去,结果这个河滩地被挖沙的人挖的很深,车子一下子就全进去了。”车天发说,“当时虽然吓坏了,但是太刺激了。”

 

2004年驼峰越野俱乐部内部闹矛盾,车天发干脆凭着一股兴趣把整个俱乐部接手过来,开始组织参加比赛。

 

“玩车最疯狂的时候是2007年,那时候只要有越野比赛就会去。”在2007年的中国环塔拉力赛(新疆)中,车天发出了一次严重事故。在87公里时有个弯道没来得及减速,一下子车子就翻了,事后估计翻了6圈有100多米。

 

这次翻车之后,车天发又在一次比赛中出了事故,导致心脏网膜撕裂,修养了半年多。修养期间听说俱乐部里有朋友在玩动力伞,便慢慢开始接触。

 

2008年“5·12”地震发生,驼峰越野俱乐部动员了几十辆车去灾区送物资,到了6月2日,一个QQ新闻弹窗引起了车天发的注意,有一架直升机3天前失事,救援人员一直没找到。

 

这条新闻在俱乐部里炸开了锅,有人吹牛说用动力伞分分钟可以找到,也有人提议问问抗震救灾指挥部能不能参与救援。由于动力伞贴山飞行,有什么东西看得很清楚,指挥部答应了。进入灾区后,顺着军方的坐标开始搜救,一共寻了七天,虽然最后不是俱乐部的人搜到的,但是他们把搜救范围缩小了很多。

 

“其实动力伞在山区飞行是十分危险的,山里面的气流特别乱,有很多漩涡,第四天的时候就有一个队员的伞被旋风卷起来了,他凭经验把伞撕开安全着陆。”车天发说,“而且动力伞跟摩托车一样,风吹雨打很辛苦,我在那时候就有一种冲动要买飞机。”

 

到了2011年,低空开放政策出台,在政策利好的鼓舞下车天发开始着手准备买一架自己的飞机。

 

驼峰通航为《爸爸去哪儿》的拍摄提供了一架贝尔407、一架贝尔L4、以及3架罗宾逊R44,前前后后共飞了50多个小时

 

“一了解才发现,飞机不是你买来就能飞的。”车天发当时挺失落,飞机买来得托管,但当时四川还没有公司做这个业务,得托管到上海去,联系来联系去觉得太麻烦了,既然四川都没有公司做,没准也是个商机。后来考察得知,当时四川仅有的三家通航公司都是国资投的,并且以航空培训为主。于是从2011年开始,凭着一半兴趣一半商机,车天发开始向民航局申报筹建,想进入低空旅游市场。

 

“一开始完全一片空白,就去考察国内的通航公司,也向局方请教。”车天发说,拿到筹建函后,必须得在两年时间内完成自购两架飞机,以及招聘飞行员、机组人员等,再把相关资质文件全部递交给民航局后,经过多次审定才有可能通过。当时,驼峰通航首批购置了2架飞机,罗宾逊R44与贝尔206,花费2000多万元。期间有多位股东因看不到市场前景而相继退出,最后只剩车天发一人了。最终花了将近20个月时间,在2013年3月驼峰通航拿到运营合格审定。

 

车天发一边买飞机建公司,也同时与都江堰景区谈合作,准备做都江堰的低空旅游产品。一切完成后车天发觉得终于要迎来收获的季节,但是这口气没舒多久,车天发就发现不对劲。

 

“一开始把低空旅游想得太好了。”车天发感叹道。他原本预计都江堰一年有400万游客,百分之一就是4万人,一个人800元飞行票价就是3000多万元收入。但这都是账面计算,实际上公司运营了三个月几乎没有人来。

 

“国内低空旅游市场一直比较惨淡,虽然每隔两三年就会有新闻说某个景区开通了新航线,但其实一直没有人能把公司做的持续赚钱,甚至能坚持三到六个月稳定运行的都很少。”一位在一线实践过的业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说,国内很多看似火热的低空旅游航线都是噱头项目,比如景区发展遇到瓶颈,在同质化竞争之下已经没有优势了,突然弄了一架一个多亿的飞机来做低空旅游,这些都是不可能盈利的。还有些地方政府有宣传需求,他们也希望弄点新东西来拉动当地发展。比如以前天津的一家通航公司,与江西庐山景区合作搞低空旅游项目,用的是一个多亿的飞机,搞了不到半年就销声匿迹了。

 

“主要有两大原因导致低空旅游比较惨淡,一方面是大众的认知度低,另一方面是国内通航企业运营成本太高,导致票价也很贵。”上海翼趣航空咨询总经理李仙勇对《中国企业家》解释。

 

对于通航公司来说,成本高体现在多个方面。首先是购机成本,由于直升机基本依靠进口,最实惠的3座美国罗宾逊R44雷鸟直升机也需要300多万,而5座以上的飞机都需要上千万元,并且进口飞机的关税高达20%。

 

其次是机场,中国的通航机场加上直升机起降点只有325个,而美国有将近19600个。拿驼峰通航来说,车天发就不得不自掏腰包建了自己的直升机起降点,虽然起降点的建设成本比正规通航机场要低得多,但是对于一般的通航企业来说也是不小的资金压力。

 

第三是飞行员,中国持有私照的飞行员数量少得可怜,只有2500多人,而美国有50多万。这直接导致中国的通航公司需要开出50万-100万元年薪才能吸引到人才,而美国的飞行员甚至可以不要基本工资,只依靠飞行小时费就可以赚钱。

 

第四是油料,通航用油主要是航空汽油,民航用油是航空煤油。由于通航飞机数量太少,能生产航汽的只有兰州炼油厂,大部分依靠进口。而兰州炼油厂没有为航汽设立专门的生产线,也就意味着要想生产航汽就得把原来的设备停产,这导致生产成本高很多。美国1加仑航汽只需4美金,折算过来是1美金1升,而中国是13元1升,比美国贵一倍。

 

面对这么高的运营成本,必然导致票价偏贵,客源稀少。李仙勇测算过,如果用2000万的机型,把票价定在1200元,每天至少需要有60人来坐,通航公司才有可能盈利,如果低于60人就基本白干甚至亏本。如果用1000万以下的机型,票价定在800元,一天也得有50人来坐。

 

“但是现在全国很难找到有哪个地方能保证每天都有这么多人。很多地区,也就是春节初一到初七有可能达到这样的人数。”李仙勇说。

 

更让车天发担忧的是,驼峰通航与都江堰景区的合作也处于劣势。由于都江堰景区人气很旺,到了节假日景区管理都极为繁忙,所以他们不太有动力搞低空旅游,驼峰通航每年还需要给都江堰景区交钱。

 

就全国范围来说,景区与通航公司的合作一般倾向于由景区买断通航公司的飞行小时数。因为景区组建自己的通航团队成本很高,而通航公司如果完全自己搞也会面临较大的营销风险,票价卖高了没人来,卖低了又不赚钱。所以大多数通航公司也倾向于让景区来买断飞行小时数,先试3个月,如果景区知名度有提升就继续,没有就算了。也有极少数景区完全自己组建通航团队,比如江西婺源景区,但是他们不追求短期盈利,带动旅游的目的更多。

 

眼看三个月颗粒无收,车天发开始转变思路,在保证低空旅游项目常态化运营的基础上,把空闲的飞机拿来做其它业务。

 

“后来也逐渐想通了,低空旅游这块要继续做,但更多是一种占坑与宣传的作用,短期盈利不重要,最关键的是其它能盈利的业务。”车天发表示,那时候只要有能做的业务公司都会接过来,比如农林喷洒、电力巡线等等,甚至偶尔哪里要办航空展览,车天发也会派一架飞机过去。凭着以前玩越野车的老关系,中国环塔拉力赛的救援工作也一直由驼峰通航来做。慢慢的,公司从吃不饱到忙不过来,车天发开始购买新飞机。

 

“通航企业要想发展只能多条腿走路,仅靠单一业务很难生存。”据记者了解,通航公司拖欠员工工资比较普遍,最近新疆就有一家通航公司,因拖欠了飞行员一年的工资而陷入纠纷。

 

近年来随着无人机的发展,农林喷洒、电力巡线等逐渐走上无人化趋势。面临被替代的风险,手里握着7架直升机的危机感促使车天发开始系统考察通航产业链。他发现航空培训是未来最先到达的大蛋糕,毕竟中国只有2500多名飞行员,而美国有50万,市场空间巨大,利润率也很高。另外,产业链下游的托管业务也将是一块大蛋糕,未来十年中国预计要达到几万架通航飞机,但是托管需要基地机场,如果能在这方面战略布局,后面的市场慢慢就能被打开。

 

“从第一季度的情况来看,今年应该能够实现不小的盈利。”驼峰通航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随着业务越来越多,驼峰在去年12月又购买了2架罗宾逊R44。除了都江堰、龙泉两个机场,在建的都江堰安龙、眉山丹棱机场也将要完工,并且驼峰已成为西南地区首家取得民航局代管资质的通航公司,目前已有3架直升机托管在驼峰机队。

 

业务量的爆发也使得车天发越来越感受到成都空域紧张的限制,龙泉周边山多,往上1200米就是民航航道,旁边8公里就是军方机场,而都江堰上空也不能飞高,那里有全国最大的战斗机试飞场,所以空域非常紧张。与之相比,广西的空域资源比较好,并且广西省内也没有成规模的通航公司,车天发决定“走出去”的第一步迈向广西。

 

今年53岁的车天发早已变卖了原来的公司甚至房产,他往驼峰通航里已经陆陆续续投入了一个亿。工作之余他还先后考取了施瓦泽300C、罗宾逊R44和贝尔206的私人飞行执照。发布在:户外新闻